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,您可以選擇訪問: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

                    保山搜索

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新聞中心 理論探索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善洲對行政思維結果的“整理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2024-01-10 15:58 保山日報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知戒,后必有”(對錯誤缺乏警惕,就必然會重復錯誤)——《荀子》。歷史總是在不斷克服自身短處的長河中向前邁步的,對問題的失誤視而不見,是前進途中坎坷迭出最常見的社會因素。“人無完人,金無足赤”,何況一個政權;“不貴無過,貴能改過(可貴之處不在于無過,而在于改過——王陽明《傳習錄》)”,誰不會犯過?所以警惕錯誤而不重犯、不怕無過而重視改過,成為了權力質量提升的一個重要環節,也是中國共產黨執政的一個主要經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善洲在任保山地委領導期間,將自身及領導班子進行批評與自我批評、隨時糾正錯誤所采取的各種措施,形成了一種常態化的制度。僅他本人的“自我檢討”就在有關的資料里出現過多處。這些檢討主要有兩個方面:一個是對自身行為的反省;一個是對大政方針政策執行過程中所犯錯誤的檢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善洲對自身行為的檢查涉及諸多的細枝末節。如舊社會他到緬甸邊境一帶打工時,因當地習慣“以物代錢”的辦法,打工結束時付給了他兩坨大煙作為工錢。大煙屬違禁品,楊善洲只好留在家里當藥用。1955年黨內搞教育活動,楊善洲專門寫了個檢討交給組織上。后來有人問他:“這是發生在舊社會的事了,你何必當真?”他說:“既然入了黨,就要把自己過去藏著的渣窩事(當地方言:骯臟事)都抖出來。做一個明明白白的人,我才心安!”另一件事是到擺田下鄉時到老百姓家吃了一頓飯忘記付賬。為了兩角錢的伙食費,竟跑了50多里路去送給主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對此類做法,有人議論說:“純屬雞毛蒜皮,無傷大雅。”但楊善洲在這方面的認知卻顯得格外樸實而深刻:“小時候偷根針,大了就要想偷條牛——枯葉堆起來,就會變成一堆臭糞!”(1986年下鄉時與同車秘書的聊天——錄自蘇加祥筆記)在他意識深處十分清楚小事與大事之間的邏輯關系:細節可以延伸為一種行為,行為可以演化成一種品質。他之所以對自身“細節”高度關注,正是因為他深知權力容不得半點瑕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善洲在大政方針政策執行方面的檢討,主要是1967年至1986年擔任地委副書記和地委書記期間的一些“錯誤”。包括對人的錯誤處理及對政策執行不力兩個方面。如“文革”期間,兩個組織部的干部因說了幾句錯話而被開除。雖然經再次調查,一年后即被改正。但楊善洲始終覺得兩人命運的跌落跟自己的工作作風有緊密的關系。他找出的錯誤是:處理時缺乏深入的調查、核實,只聽旁人的一面之詞,沒有找到問題的真相,就擅自作出決定。在這方面他得出的經驗教訓極為珍貴: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處理人的問題時要堅持正反(正面意見和反面意見)三向原則;查找問題要有“來龍去脈”,事事有據;處理問題要有“秤”的衡量標準。這些方法長期運作在他對各種問題處理的程序中。所謂“三向”,即對某人某事的處理方(權力部門)、自我評價方(被處理者本人)、社會評價方(群眾)三者判斷在找到準確根據的前提下,然后再依照政策原則這桿“秤”進行綜合的考量,最后得出妥善的處理結論。這是對有關人的問題處理時經實踐探索出的一種極為嚴謹、審慎的經驗程序。這種方法,既做到對人對事“原相”的準確把握,又達到處理上“不錯處,不冤枉”的尊重客觀事實的標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世上絕對完美的東西基本不存在,也沒有不犯錯誤的人和歷史。關鍵是不斷完善“不完美”的人和事,使我們的人和歷史逐步完善起來。這是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態度。楊善洲重視對自身錯誤的認識和處理,因為他懂得這樣一個辯證唯物主義原理:大樹是靠不斷抖落枯葉而逐步變綠而成長的;社會是在不斷克服自身陰暗面而邁步向前的。對一個掌握著一定權力的官員來說,何嘗不是如此?

                    對大政方針政策執行的檢討,楊善洲主要是針對保山土地承包政策貫徹的緩慢而言的。土地承包,楊善洲初時的認識僅局限于“中央只是為解決農民吃飯問題的權宜之計(楊善洲《我的自我檢討》)。”所以執行速度比較緩慢,被上級批評為“慢了半拍”。盡管如此,后來的實踐證明,楊善洲在處理保山土地承包問題時采用的“先實驗后推廣”的步驟是科學的,群眾的情緒是穩定和積極的。不久,在此經驗積累的基礎上,緊隨其后進行的“多種經營”的實驗,收到了“肚子吃飽了,經濟門路開通了”的雙向效果,為后來保山市場經濟的全面起步打好了良好的基礎。但保山土地承包步伐的緩慢,卻是不爭的事實。楊善洲的檢討是極為認真的:在農村推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,“我個人在思想上和行動上都有錯誤。認為相對好一點的高產壩區,不能包產到戶。所以限制干部群眾推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。我長期形成了一個固定的模式,‘集體所有,共同勞動,統一分配’,才算公有制;擔心包產到戶以后,變成分田單干,會偏離社會主義農業集體化的方向(楊善洲《我的對照檢查》)。”此段文字,說明楊善洲當時對土地承包政策確實是有自己的看法的,從而導致了保山土地承包政策推遲的步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今天看來,當時保山的土地承包,楊善洲初期認識的偏差是一個方面,而后來他“層次化”的推行模式是導致速度推遲的真正原因。恰恰這個“原因”經實踐證明是正確的,保山廣大農民面對改革的社會情緒從不適應到逐步認可,取得了生產效益和社會效益雙向發展的良好效果。但楊善洲并沒有因此而為自己進行強力辯駁,仍然誠懇地認為“這是應該接受的教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善洲誠懇認識“錯誤”的品質,也充分證實了這樣一個規律:只有誠懇地檢討,才會發現真實的錯誤;只有發現了真實的錯誤,才能提高和擴大改正錯誤的概率。黨內堅持常態化的“自我檢討”,對完善行政思維的純潔度有著積極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楊善洲在自我批評、自我完善的實踐經驗里還隱含著這樣一個重要的結論:作為一個把握權力的主體領導,無論是處理問題,還是進行重大的決策時,“吃透”和熟悉政策是基本的前提,但結合實際進行經驗性的摸索和提煉,又是一個不容忽視的重要方面——因為面對實際的實踐過程會為我們從中找到規律性的認知。這個“認知”猶如一盞明亮的燈,在黑暗的前行中沿著這一縷亮光為我們找到了準確的“位置”。這個“位置”可以說是破解問題的“密碼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對權力進行整體性監督的過程中,楊善洲采取的辦法是以“自我檢查”為基礎、“背對背”的批評為主體。1986年開展作風整頓時,處級以上的領導,被要求自己不參加,由群眾在召開的會議中采取“不記名”的方式對領導提出批評和建議,結果收到了“群眾指錯,領導改錯”且不影響干群關系的良好效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歸結起來,楊善洲在行政思維上的自我完善的做法,體現出這樣一個原理:權力就像航行在大海上的一只帆船,總會遭遇風吹浪打,甚至泥沙暗礁的“襲擊”。保持一帆風順,唯一的辦法就是船長定期對船只進行檢查“修繕”。“過而不改,累而成患”。批評與自我批評,就是對權力運行過程的“修繕”。自我完善(批評與自我批評)的長期性,這是保證權力時時生機勃發的重要機制。“否定之否定”、不斷地去粗取精、去偽存真,不僅是哲學探索事物運行規則的原理,也是中國共產黨百年歷史實踐的真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蘇加祥/整理

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錢秀英 編輯:李木瑞

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    卖婬女的BBW农村妓女